恋书小说

16.是秘密又或是勾引1(H)

  话说今天阿鬼让女主华丽丽的登场了,但是一登场就被吃的很干净的说,阿鬼先汗一个

  当非滦听到双双的汇报後,不禁笑开了眼。是的也就是说帝很满意自己送来的二十个贡女,在他还没把这些贡女吃完前,他应该是想不到自己的,那正好,自己还想去查查他家後院的奇怪声音呢。

  是夜,非滦再次走到了後院,这几天非滦已经掌握了他们这些侍卫的换班时间,所以乘著他们换班的空挡,非滦快速的爬上了院子的围墙,然後利落的翻身进去了,当非滦进到院子里才发现,这里是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地方。

  郁郁葱葱的花草……还有一池温泉,但是正当非滦看著这些沈迷的时候,却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呻吟声,这个奇怪的呻吟声还一波大过一波的传到了非滦的耳朵里。非滦寻著呻吟的声音走到了树林深处。

  “嗯……啊……啊……”当非滦看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时,不禁被吓了一跳,只见一个消瘦高挑白皙的男人正将自己的大的在一匹纯白色的小马驹的道内正在来回的抽著,而那一匹小马驹似乎也很痛苦的在承受著男人带来的痛苦,鼻子里的热气不住的喷出来。

  当非滦看到哪个男人在的一瞬间眼睛的颜色由黑色变成金色的那一刻,被惊的倒退了一步,一脚踩在了枯萎的树枝上发出了响声,惊动了哪个正在发泄的男人,当非滦想要逃跑的时候,却慢一步的被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

  “你是谁,怎麽会跑到这里来?你是大城主的贡品?”当男人认为自己是帝的供品的时候,非滦为了摆脱奸细的嫌疑,於是点了点头。但是却没看到男人脸上那表露无疑的残忍笑容。‘兹’的一声,非滦身上的衣服应声而落。

  但是等到非滦想反抗的时候,却被那个男人压在了身下。转眼间非滦那对小巧丰盈的小房就呈现在男人的眼前。男人贪婪的亲吻著非滦的红唇,然後慢慢的向下移,吻向她那迷人的脖子和滑嫩的纤肩,最後停留在她那对可爱的小房上。

  男人一边吻,一边用手抚非滦,当男人的手指玩弄似的轻捏著那如含苞待放玫瑰般的嫣红蓓蕾时,感受到她的身子轻微地颤抖,而且,低声喘息著。於是,男人轻轻的去脱非滦的底裤。很奇怪,非滦竟然也没有阻拦男人。

  男人的视线,从非滦美丽的嫣颊,缓缓向下滑移,停留在她那对雪白的玉上,那坚挺房上红嫩诱人的蓓蕾,让男人感到喉咙一阵干燥。当视线停留在她修长白皙的双腿间,不禁让他全身的肌绷紧,灼热的欲望瞬间膨胀。

  男人双手按住非滦粉白的双肩,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非滦娇小的身子上。 她是这麽的娇小,又是如此这般的柔软、甜美,让男人对她颤抖发热的小身子爱不释手,甚至已无法克制体内要她的那股强烈欲望。男人吻遍了非滦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细腻又甜柔。男人伸手了一会非滦下边的神秘地带,发现那里已湿得一踏糊涂,自己的手指上沾满了浓烈的灼热。男人知道,自己已经激发出她体内那原始的热切需求了。

  “小东西,我想要你。”男人急切的说。

  非滦睁开眼看了看男人,没有说话。因为她此刻知道了这个男人就是城的五城主醢,那个有著与普通男人不同器官的男人。象是得到了非滦的默许一样,男人的双手上了非滦的小腹,两片丰满白嫩的大唇也都露了出来,它们紧紧的闭合著,一点缝也没有。

  非滦神秘的道口就呈现在醢的眼前,那里已水泛滥,连周围的大唇也湿漉漉的。醢慢慢欣赏著这个幼小少女神秘、诱人的道口,其实它紧紧的闭合著,一点口子也看不到,只是感到有水不停的从那里冒出来。它是那样的窄小,不知是否能入自己那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