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3.城的奇怪风俗2(BT)

  而这些个养枣女童最多只能养枣三次,三次後,其体内的蜜华就会大打折扣。就要弃之不用。红枣在放入女童的体内和拿出女童的体外也是有讲究的。拿放红枣的双手必须是没有接触过任何男人的芊芊玉手。而拿出体外後必须承放在由天蚕丝制作,落有十五岁处女落红的丝布上。

  并且在下锅前都要用此布包住。珍珠米是由阉人种植的,从种植到收割都不许接触男,最後碾成米粒後,用双十年华少妇的初浸泡三日,然後用去其头,去其尾的无水熬制。据说长吃此粥,可以滋壮阳,延缓衰老。尤其可以提升男的能力。

  知道这种事情後的非滦很是难过原来自己的子民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而且这些城的人们都不把女人当人看。总是想些希奇古怪的方法来折磨女人。那些被用剩的女人听说就这麽丢在了大街上,任其自生自灭。运气好的还可以被无妻的男人拣回去做个妻妾,运气不好的除了要被很多男人轮奸外,还要在可怕的城等死。毕竟在城内女人是活不过两年的。想到这里非滦不禁悲从心来。

  想到此处的非滦决心要改革非三女国,等此次难关度过去後,再也不让自己国家的子民不再招受此种苦难。就算是牺牲自己也是再所不惜。明日五位城城主就要到这驿站来拿取进贡给自己的贡品和贡女。而自己也正好好好看看这五个城主都是些怎麽样的人。

  次日驿站内,城大城主第一个到达,经过驿站长官的介绍,帝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贡女调教师傅,只见她细致狭长的瓜子脸,吹弹欲破的白皙皮肤,玉蒜鼻,杏仁眼,红润檀口,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水墨山水画一样,晶莹易透,抚媚动人。怎麽看都不象是那些个野的调教师傅。

  “请问先生在非三国内是师承何处?”帝客套的的想要套出非滦的身家背景。但是早有准备的非滦道:“奴才出身我国丞相大人非来家,算起来奴才是丞相大人的庶妹。奴才名叫非绸。”非滦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答案说出道。

  “哦,原来是丞相大人的家妹,真是失敬失敬。听说在非三国,丞相家原本是以调教美女和各种良驹出名,到了丞相这代由於非丞相博学多才,才被贵国先帝起用为丞相的。本以为,丞相府内由於丞相在朝为官後会放弃这种经商的机会,但是没想到这种技艺还是有人继承了。搔是本城主在得知丞相在朝为官的消息後,还为贵府的这门手艺要失传,还惋惜了很久,呵呵,看样子非绸大人将这麽技艺承传的很好啊。”帝道。

  听完帝的这段话後的非滦很是吃惊,看来这城的城主虽然人在城,但是耳朵还是很长的伸到了非三国。看样子以後自己在城行事要倍加小心。“大城主不知道另外四位城主什麽时候会来驿站。”非滦决定将帝对著非三国的话题转到城这里。

  “本来弟弟们是要在今天一起来的,想著非绸师傅远道而来很是辛苦,而且要在城呆上半年之久,所以最後决定先将他们各自的贡女和贡品先运到各自的府邸,而非绸师傅就以半调教师半游客的身份,在我们兄弟五人的府邸住下,我们也可尽尽地主之谊,带你看看我们整个城。”本来叫上弟弟们今天一起来的帝,在看了三弟严的密探带来给自己的信後,决定先会会这个很可疑的调教师傅非绸。

  三弟的密探说,在非三国内的探子来报,新帝称病并不上朝,而朝中大小事物都由丞相代理,而且还招回了远在边疆的亲王非凤和她的长女非弘。而这个时候这个调教师傅却说自己来自丞相府,著实让帝不得不怀疑她的来历。

  “那非绸恭敬不如从命,打扰各位城主了。”非滦故意装的落落大方道。心中也在盘算著自己的下一部计划。“不知,大城主要什麽时候,临幸这批贡女,非绸也好为城主预先调教。”非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