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26. 男色缭乱色熏心3(准H)(1/3)

  “小姐,你该知道我家少爷喜欢涨处女,不是这种特殊体质的女子他是不碰的,但是他就算是涨处女,也是要他看顺眼的才行。所以我家少爷就研究出一种能改变女人体质的东西,只要吃了发散,半个时辰後双就会有水出来,就算以後不再用它,都改不了这种会出的体质了,至於豆香抹在全身後皮肤会变的非常的细腻,全身充满香,而且如果是在女人的花里抹上的话,处子会变成妇,而妇人的处女膜痕就会自动长合再次变回处女。而且只要一个时辰内花没有被男人阳进入的话,还会再次自动长回来,也就是说永远是处女体质。”安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什麽?还有这种药?四城主他要干什麽?”显然非滦被隋的爱好给吓到了,开玩笑这五个男人一个比一个还有变态,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非国的王的话,一定会把他们都杀到的。非滦想道。“小姐请沐浴吧。”安恭敬道。

  非滦很不情愿的慢慢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缓缓的走到了温泉的水里,坐在里面思条慢理的清洁著自己的身体,一边想著该怎麽对付那城的五个城主,毕竟自己的牺牲是要有价值的回报的。“小姐,你该起来擦身子了,再泡下去你会脱皮的。”安好心的提醒道。

  “知道了,我一会就出来。”非滦知道自己怎麽样都是躲不过去的,只能慢慢的慢慢的走出血池,当走到池子边上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安已经准备好了一些个瓶瓶罐罐,非滦不用安说就知道那些个东西是刚才安说的隋配制的东西。

  非滦很冷静的躺下自己的身子,然後将覆盖在自己身上的绸衫脱去,安於是走了过来手中拿著一个白色的瓷瓶,非滦知道里面放著的就是隋说的豆香,一想到隋那个似笑非笑的样子,非滦就感觉全身的**皮疙瘩都起来,但是现在的状况是容不得非滦有半点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的,因为安的双手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将豆香抹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安因为是太监的原因,双手的皮肤很是细嫩,再加上豆香那滑腻的体传出来的媚香的味道让非滦的神智都有点迷糊。双腿间缓缓的涌出一股股爱,非滦甚至於觉得自己的道里就象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那麽的难受。

  “小姐,你忍耐一下,我要给你的下嘴里擦药了。”安四平八稳的说道。“呜……我要……”最终非滦的欲望战胜了理智,模模糊糊的呻吟道。但是安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很尽责的将豆香往自己的食指上厚厚的擦了一层,然後将食指连同食指上的豆香慢慢地伸进了非峦的道内。“呜……不要……难受……”非滦感觉到安的食指进入了自己的道内,那微凉的药膏在进入自己饿道内後,却非常奇妙的变的火热,刺激著自己道的柔嫩血壁。“啊……”非滦不耐的轻呼出声,因为安刚刚还在自己道内不动的食指,此刻却开始缓缓的前後抽动起来,并且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非滦觉得自己的道内就象是燃烧了一把火一样,刺疼但是又觉得非常舒服。

  “啊……快点……嗯……嗯……啊……”当安的食指最後一次深深进入非滦的道的时候,非滦的腰身为了让安的食指能够深入自己的道而不由自主的抬高,顺著安食指运动的频率而缓缓的摆动,就在非滦感觉自己就快要到达高潮的时候,安的食指却及其残忍的突然离开了非滦的道。

  “求你……不要……走……我……要……”非滦觉得自己浑身就象是著了火一样的难受,双腿间的花不住的抽搐著,吐出一口又一口的蜜水,那由於豆香擦入而流出的蜜水的味道异常的香甜,就连安著个身为太监的人呼吸都变的急促出来。

  “要……我……要……”非滦的理智完全的丧失了,此刻的非滦只想要一个什麽东西能捅进自己的道内安抚那不断流溢的骚动。“呵呵……看样子我的极品豆香用在她的身上还是很有效果的啊,你说是不是安?”已经处理好事情的隋雍懒的走进了血池边的厢房内,就看到非滦那因为欲迷失本的样子。“她是不是很吸引人啊?啊?”刚走进来的隋已经注意到安的呼吸变的沈重了。

  32. 男色缭乱色熏心4(h)

  “奴才不敢。”安必恭必敬道。“哦,是不敢还是不能呢?”隋残忍的点著安的痛脚。“奴才不敢也不能。”安还是一副谦卑的样子道。“你……下去吧,不叫你,你不要进来。”隋顿了顿道。“是,奴才这就下去。”安跪下後再站起来,看都没再看一眼非滦,扭头就走出了隋的房间。

  “嗯……要……给……”非滦满面赤红,眼神迷乱的看著走进来的隋,此刻非滦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