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27.扭动著的壳(H)(1/2)

  非滦觉得此刻自己是想死不能,想生又是不能的感觉,隋的大在自己那已经痉挛到了极至的道内还在横冲直撞的抽著,而隋似乎是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的感受完全疯狂的溶入到了爱的快感中间去了,而在他身下的非滦却是感觉即疼痛,又酥麻的感觉,那种感觉让自己觉得非常的难受,又非常的舒服。

  “小东西,你还真是荡啊,看你把我吸的多紧啊,我都快抽不动了,好爽啊,宝贝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吧,我也会让你很爽的。”隋边说边继续抽著非滦。“呜……不要……啊……疼……真的疼……”非滦觉得自己引导的内壁因为被男人使用过度,里面的粉似乎破损了,而每次随著隋的抽来回的摩擦的生疼,似乎还感觉到里面有汩汩的血流了出来,任凭非滦痛苦的挣扎还是尖锐的喘叫,隋似乎是没有半点停下的欲望。

  非滦觉得自己似乎到了一个痛到极至的感觉,最终非滦因为欲望的高潮和疼痛尖声喘叫一声後,就晕了过去,而隋却还继续在非滦身上聘驰,等到隋发现非滦晕了过去的时候,隋身上的欲望还没有抒发出来。

  “她这样就受伤了啊”当隋发现非滦居然没有反应的时候,才想到低头看看非滦到底是什麽情况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因为太过於疼痛与兴奋,非滦晕了过去。她这样就受伤了啊?看著非滦下体汩汩流出的血,隋不禁目瞪口呆,还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心了,但是没想到还是使她受伤了,看来今天自己只好自己解决或是另外找个人帮自己解决了。

  隋看著自己那还高高翘起长异常的,不禁觉得很是无奈,要不是答应了自己的弟弟,要保证小东西完好无损的还回去的话,自己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继续在非滦的身体里发泄自己的欲望了,也用不上搞的现在自己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境地。

  隋心疼的抚上自己的那欲望得不到抒发的,来回爱怜的摩擦著,希望能刺激著自己的出来,但是没想到的是适得其反,隋边抚著自己的边看著非滦彻底被自己用过的体,那粉红细小的尖由於被隋来回的一遍又一遍的吮吸啃咬,已经是红红紫紫的占满了整个雪白的球,而下身那原本还是粉粉嫩嫩的小花草丛,此刻也被蹂躏的洞口半开,大唇红的闪亮亮的象要滴出血来,而藏在其中的小唇却是已经由美丽的粉红色变成了紫红色,恹恹的耷拉在大唇上,蒂高高的肿胀著,好象似在等人采撷一样。那迷人的洞口随著非滦的每次呼吸还在往外面流著血。

  隋看到此处,更加是觉得心痒难耐。最後隋的欲望还战胜了理智,隋猛地再次扑上了非滦已经昏死过去的身体,也不关她会不会有感应,只是颤抖著将自己快要爆发的大想要就这麽的进非滦的道里面

  但是事与愿违,非滦的道口象是打了蜡又上了锁一样,每当隋的大头对准了非滦那引人入甚的道的时候,都被滑开了。“该死……”隋急噪的出口骂道,然後眼波一转,从地上拣出被自己撕裂的非滦的衣服,就著非滦的道口胡乱的擦拭了几下,将道口流出的血与蜜水擦去,好方便自己进入。

  隋看著非滦那被自己擦拭的焕然一新的道口,迫不及待的就用手扶著自己的,魏潺潺的使用著腰部的力量利用向下的体位压力,一点一点的居然就这麽挤进了非滦的道内,当非滦那伸展到极至的道紧紧包裹住隋的时候,隋觉得不光是自己的在非滦的道内欢跃的跳动,连自己的心都舒展的想要尖叫。

  隋的已经完全的进了非滦的道,於是隋就著非滦道内的血,缓缓的律动起来,在隋在非滦的道内抽的时候,嘴巴也不闲著的舔舐著非滦的身体,希望刺激著她清醒过来,能和自己一起达到欲的高潮……

  35.城五主的前尘1(h)

  “呜……”当非滦再次悠悠转醒的时候,居然发现隋还在自己的身上聘驰著,而自己不但已经全身都没有半点力气了,而且自己那下身的疼痛不但麻木了,似乎还有那麽点高潮的降临,这让非滦很是不可思议。非滦似乎有点明白自己国家的国民来到城後为什麽都活不过;两年了,那不是什麽诅咒,而是活生生被他们折磨死了呀。

  非滦在可怜那些死去的自己国家的臣民外,不禁想到自己因为冲动而所做的事情,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早就将自己的皇权交到了自己的妹妹的身上,就算是他们折磨死了自己或是知道自己是非国的皇帝,而要挟持自己那也不会让自己的国家难做。

  “呵呵……西欧啊东西终於醒拉,要知道就我一个人爽是很没意思的哦,现在咱们两个一起爽,那才有意思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