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第 2 章(1/2)

  她压上床。

  男人一贯平静幽深的眼眸,此刻充斥着令她心悸的情欲。

  她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衣服被他撕开,内裤也被一把扯下。

  “呜呜……”她拖着哭腔,“靳北然,你混蛋!”

  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食指轻轻封住她颤抖的chún。

  “乖,”语气温柔极了,“要哭要叫留到后面求饶,这样才有用。”

  她红酥酥的下体还湿着,他分开她的腿,粗大的因径“噗嗞”一声捅了进去。

  那天,靳北然把她摁在床上要了整整一夜,直到那小媚血微微见红才肯放过。

  她累得几近虚脱,神志都不清哪还管得了别的。在快要睡着时,她模糊地听到,靳北然终于给家里打了电话。

  第2章:cào弄(2)

  自从念了大学她回靳家的次数就少很多。这种例行的家族聚会,她找借口不去也不是头一回。但靳北然作为长子,理应到场。她跟他齐刷刷地玩消失,实在很难不让人想到什么。

  靳母先是气而后就非常着急,怀疑俩人是不是出了车祸。是靳北然的父亲出声安慰才慢慢稳了下来。有靳父在,一切都不会乱。他让大家重回餐桌,晚饭安静地结束,没人再提这茬。

  靳北然做正经检察官的时候,那就正装革履,神情冷漠但眼神凌厉,话能少就少,疏离而威严。可他一旦到了床上,那就是换了一个人。要把她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对她说出各种下流的话。

  她再也不觉得这个男人高不可侵,明明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极尽贪恋着她的身体。

  好不容易能休息会儿,她又听到他在谈sè情直播的案子,下属在跟他汇报最新进展。

  放下手机,他发现赵宁熙正看着自己,知道她全听了,还未开口说什么,她就一板一眼地正sè:“我爸是无辜的。”

  “证据?”

  “如果我爸真是幕后黑手,那这案子十一年前就该彻底了结,为什么最近又冒出来?”

  他轻而易举反驳:“杀人犯抓了这么多,不还是有人被谋杀?”

  “你知道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别跟我偷换概念!”一提到这她就容易激动,“我爸当时就是替罪羊,证据怎么可能全指向一人?你不觉得太可疑了吗?他那么好,那么爱我……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

  “前几句姑且不反驳,但后面的……”他目光平静极了,“我在检察院听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话。赵宁熙,他爱不爱你,跟他是否犯罪没关系。知道么,很多都是为子女贪wū受贿。”

  “我知道……”她声音小了下去,“那现在这案子会跟当年有关吗?如果真的冤枉能不能平反?”

  “还没查到这。”

  “如果有,你能不能……”

  她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他捂住,他压在她身上,“别问了,刚刚让你听到,就已经足够。”

  然后,各自穿衣起身,出了门都齐楚端正,只余房里的大床一片狼藉wū秽。

  靳北然把她送到二分院,对她说下班来接,她却表态自己要加班。

  一个刚进来的大四实习生,她能忙到哪去。靳北然清楚的很,却也没说什么,还要工作要忙呢,离开了。

  2008年那场轰动全国的网络yín秽案,把赵家推上风口浪尖,当时警察闯到家中抓她爸,她才十岁。新闻记者一窝蜂地涌进来,她就这样被曝光在群情激愤的大众面前。

  他们才不管她只是小女孩,无辜的,兴许连她爸犯了什么都搞不清楚。作为贪官罪犯之女,她就是原罪一样的存在,被邻居日日谩骂sāo扰,在学校也被同学欺凌。后来,她搬了家,也转了学,又好几年过去,一切才慢慢消停。

  迄今为止,十一年,似乎还是有人记得她。因为今天开会时,二分的其他实习生就不住地朝她打量,然后窃窃私语。

  赵宁熙全都视而不见,毕竟无法控制别人的嘴。只要人不犯她,她便不犯人。

  二分院关系户很多,其中不少权贵子弟,知道十年前赵家的丑事,甚至还记着“赵宁熙”这个名字。就有人拿着这个对她挥起刀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