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第 32 章(1/2)

  条短信。

  放心吧,她是干净的,从身份到身子,都是。

  第29章:cào弄(29)

  靳北然一回头,发现赵宁熙赤着脚站在楼梯那里。

  他眼神微动,不知想干什么,就见他低下头对那女孩淡淡地说:“起来吧,别一直跪着。”

  那女孩长相清纯,笑起来也怪好看,但宁熙就是觉得很做作,她起身时膝盖打颤,用手扶了下靳北然的胳膊。

  宁熙皱皱眉,一扭头跑回楼上。

  她那么气势汹汹,赤脚跑都蹬蹬直响,猛地关上门还咔哒反锁。可是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她自己都觉得不对劲,怎么搞的像在赌气?便宜了靳北然。自己下去本来是要喝水的,怪他们在客厅搞那种sè情勾当,碍眼碍事。

  宁熙想了想,凭什么自己避开啊?又果断再打开门,结果靳北然迎面走来,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滞了滞,佯装冷淡地从他身边绕过,靳北然不徐不疾地伸手,张开的五指拢住她胳膊,“摆脸sè给我看?”语气虽淡,但宁熙可听出里头的tiáo侃戏谑,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愉悦。

  她拨开他的手,轻飘飘地睨了眼,“我有什么资格摆脸sè?你靳北然才是大金主,包养一个不够,还两个。”

  靳北然把她拽到自己跟前,轻笑:“哪个小情人敢有你这样的脾气?”

  宁熙眼波一横,“明明尽心尽力地以sè侍人,却被你说成有脾气,怎么,是不是要来个3p才能证明我的诚意,靳检?”她弯着嘴角分明在笑,但那弧度却是嘲弄。

  靳北然沉吟片刻,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好啊。”

  正巧,那“礼物”自己跟上了楼,正站在那儿怯生生地望着他跟宁熙,漆黑湿润的眼睛像小鹿一样单纯无辜。

  宁熙被这个忽然浮出来的比喻恶心到了,觉得装纯令人厌恶明明最终目的都是以sè牟利,愈发报复性地要装媚,下一刻,她伸手环住靳北然的脖子,吊带睡裙十分宽松,稍微往前倾身就能露出一对饱满的乃子,看不到原状显得更诱人,像两颗成熟的水蜜桃。

  “来呀,谁怕谁。”她声音媚起来真是不得了,把那女孩听的打了个哆嗦。

  她看到她露出一种腻得慌的表情,真是开心许多,主动把两团乃子往靳北然xiōng膛上压。

  靳北然从善如流,一把将她抱起,往卧室的床上一扔。

  真的是扔,对她毫不客气的那种。不怪他,既然她非要玩包养这出,那他就奉陪到底。她刚翻过身,他就抓着她头发让她仰起脸,分外霸道地吻了下去。

  “——唔!嗯……”短促的惊呼转为低低的深吟,听起来有做作的甜腻。

  他把她的裙子一扯,手滑到她xiōng前握住一只yòu滑的嫩ru,她闷哼一声,很快又是娇媚的喘。

  那女孩已经走到门口,故作惊讶地看着床上厮缠的俩人。

  有了做戏和泄愤的成分在,那chún齿交缠的动静比先前哪一次都响。

  嘴chún被松开的间隙,宁熙逮着空朝那头发号施令:“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靳北然没阻止,倒想看看这只小狐狸能折腾出什么来。

  那女孩小步小步地走近,宁熙说:“衣服脱了,上床。”

  然后她扭头对着靳北然,颇为挑衅,“喏,我们两个人一起陪你,爽不爽?”

  第30章:“只有重些,你才知道我有多疼你。”

  靳北然在床上说不上多温柔,一到这时候男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征服者,喜欢在她耳边说下流话,看她在自己身下羞耻不已地拧动;有时候动作很生猛,把顶她的嗷嗷乱叫。

  可今晚的靳北然有点不太一样,就那么静静地、似笑非笑地瞧着她,也不知是看好戏还是任由她闹。他的眸sè依然幽黑深沉,但里面却不是一片欲海。

  女孩靠近,跟小兔子似的怯怯弱弱地打量两人,当然目光主要停留在靳北然身上。

  宁熙说:“愣着干什么,给我脱他衣服。”

  那女孩脸红红地靠近,一双小手试探着伸出,一碰到靳北然的衣领还明显颤抖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