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书小说

第 10 章(1/2)

  ,反而就主动后退,不再那么黏。

  高中要上生理课,每到这时老师就不愿多讲而男生却对着几张图反复哄笑,她觉得他们笑的不管是声音还是表情都很猥琐。

  靳北然哪怕在这个年纪也不会如此傻bī吧?他一定独来独往,倨傲且冷淡,什么都入不了眼更何况只是几张图。宁熙从没想过他也会有那种低俗的欲望。当时南嫣正读大学每次放假都是男友送回来,有时候她看到俩人在门口接吻,但她却从没见过靳北然跟女人这样。

  高考后没几天就是她生日,一群刚从牢笼里释放出来的少年少女,不放过任何一个尽情宣泄的机会,ktv包厢里放着令人亢奋的电子音,头顶灯光又耀的缤纷迷离,再加上酒jīng、烟草、汗味的充斥,仿佛就是最好的催化剂,所有人情绪嗨至顶峰,几个男生有点上头,非拉她这个女主角跳贴身舞。

  她喝了好几杯果酒,整个人迷迷瞪瞪,很烦异性这样触碰自己,却没什么力气挣扎。她跟几个男生拉拉扯扯,忽然,腰被一股外力一拽,把她整个人都掀过去,若不是那人在她面前挡着,她绝对摔的很惨。

  她一抬头就在闪烁的灯光里看到了他的眼睛。

  那一刻,她真是吓了一跳,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靳北然。

  正是那一晚,她抓着他的背哭叫到声嘶力竭,却还是没能阻止纯白的床单被溅上斑驳的红。

  她终于发现,原来这男人是衣冠禽兽,对自己有多好,就也能让自己有多痛。

  “宁熙终于来了,你又有好几个月没来呢。”靳母的声音打断她缭乱的思绪,她转过头微微笑着,“阿姨,我来看你。”

  南嫣也跟出来,对她一笑。熨帖到让赵宁熙恍然觉得,一切似乎还是毫无隔阂。但下一刻,竟还有一个年轻女人从里面走出。

  目光对视,赵宁熙停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那是谁。

  靳母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笑眯眯地介绍,“宁熙,这是童琳,北然的未婚妻,你叫她童姐。”

  第9章:cào弄(9)

  赵宁熙见到童琳的第一眼就想起南嫣说过的话“她看起来挺有心机”。可这样反而是正常的,要嫁到豪门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傻白甜,看起来端庄文雅甚至有城府才合理。

  童琳在法院工作,谈吐和举止都非常得体,身世背景还跟靳家门当户对,婚事又是靳父牵的头,谁能不满意?连赵宁熙都觉得她跟靳北然挺配。

  后来,南嫣刚结婚的老公也到了,英俊笔挺的一个男人,据说还是军官。但南嫣却很不待见他,一句话都不说还直接撂挑子上楼去了。气氛顿时很尴尬,但那个男人却无所谓,仍旧笑着,自顾自地坐下来开始跟靳母聊天。

  一下子有两个外人,赵宁熙又认生,南嫣走了她也不想留,寻个借口到厨房帮忙。

  如果靳北然真跟童琳结婚,会不会也像南嫣这样不幸福?南嫣现在的丈夫,并不是几年前交往的男友,她喜欢上一个,宁熙知道的。

  她刚把樱桃放进盐水里浸泡,厨娘就推门进来说:“没想到少爷这么忙都赶回来,真是惊喜啊,可把夫人可高兴坏了。宁熙你要不也出去看看,这里我来弄就行。”外人的认知还停留在赵宁熙对他特别黏,比亲妹妹南嫣更甚。

  “没事,我洗完再去。”她一直侧着脸,厨娘没看到她眉头皱了一下。

  早知道靳北然要来,她肯定找理由不到场。现在来都来了能怎么办?待会儿一定不能坐在他身边,一定不能跟他独处,一定不能坐他的车离开,一定……不行。她一把将水关掉,忽然就有点慌了。自己现在就得走,不能给他任何机会。

  然而她还没转过身,就听身后的推拉门一响。

  她身形一顿,下一刻就听到厨娘笑着问:“您怎么不坐客厅干嘛来这。”

  “听说,这里有新鲜的樱桃。”磁性而沉稳的声音,语气悠闲的完全没有奔波的疲惫,看来靳北然心情挺好——但宁熙就不那么好了。

  “是啊,今天下午刚运过来的,您要尝尝吗?”

  靳北然塞一颗到嘴里,轻轻一咬甜腻的汁水在口腔里四溅,他似乎想到什么,惬意地眯起眼睛。旋即,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只有四个字:“又软,又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